媒體報導

宣導構建新型國際評級環境 把評級納入世界經濟治理體系 2016世界信用評級論壇在京召開

2016/8/31 16:25:00 作者 字體:TTT

    2008年全球信用危機後,世界經濟治理被提上議程。由於治理什麼,如何治理的問題不清晰,所以世界經濟治理並沒有取得顯著成效。同時,目前各國大規模採用增加債務構建消費能力刺激世界經濟增長的做法,不僅沒有帶給人類美好的期待,反而將世界經濟置於完全無法償還的巨大債務規模基礎之上,增加了再次爆發危機的可能性。

    為了改革不合理的國際評級體系,推動構建國際評級新秩序以達到促進世界經濟健康穩定發展的目的,2016世界信用評級論壇於7月18日在北京舉行。國家發改委連維良副主任、大公國際董事長關建中、法國前總理德維爾潘、俄羅斯前外長伊萬諾夫、巴基斯坦前總理阿齊茲、秘魯前總統托萊多以及經濟學者、專家、國內外金融機構、證券公司、多邊銀行和領、使館負責人、媒體記者等300餘人參加了論壇。

    大公國際信用評級集團董事長關建中在論壇上做了題為“將正確評級納入世界經濟治理體系”的主旨發言。他表示,世界經濟治理未能達到預期效果的最直接原因是世界經濟治理背離了信用經濟發展規律,未將正確評級納入世界經濟治理體系。同時,關建中用資料說明瞭當前世界經濟治理中存在的問題。

資料顯示,1998年至2008年,美國的國家總債務增長了122.0 %,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了61.9 %,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比由269.7 %增長為369.7%;歐元區國家的總債務增長了111.2 %,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了98.2 %,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比由271.1%增長為289.0%;全球債務增長了114.1%,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了101.7%,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比由228.4%增長為242.4 %。2008年世界經濟的債務規模與國內生產總值比為242.4 %,2015年這一比例為286%。這說明世界經濟增長是建立在債務大幅增長基礎上的,西方評級沒有把世界信用資源引入有財富創造能力的經濟體,導致信用資源佔有與財富創造比例關係嚴重失衡,使評級成為掩蓋信用風險的工具和世界經濟治理的破壞力量。

關建中說,改革不合理的國際評級體系,構建國際評級新秩序已成為2008年危機後人類社會的主流思潮,這本應是重構世界經濟治理機制的一個歷史拐點,但由於傳統思維的根深蒂固和信用經濟思維方式的缺失,構建新型國際評級體系並沒有順應歷史需要提到世界經濟治理議程上來,使世界經濟至今尚未走出八年前的那場危機,而面臨著新一輪全球信用危機的威脅。今天,在人們普遍擔憂再次爆發危機的同時,構建新型國際評級體系的歷史機遇再次出現在我們面前,能否不再讓這一機遇與人類社會安全發展擦肩而過,考驗著我們的智慧。

如何才能將正確評級納入世界經濟治理體系?關建中認為,最為重要的是運用體現信用經濟發展規律的生產與信用,信用與評級兩對矛盾對立統一認識方法,深刻總結世界經濟治理的經驗與教訓,正確認識西方評級的錯誤與危害,構建世界經濟治理新思維,真正解決治理什麼,如何治理的問題。世界經濟治理就是,運用正確的評級,合理分配信用資源,激勵財富創造,實現債務規模與財富創造比例關係的平衡,防止世界經濟的這一重大比例關係失調的根本辦法就是管理好債權人與債務人構建起來的信用關係;而管理信用關係的抓手就是正確評級。

關建中在闡釋如何區分正確與錯誤的評級時說,評級就是算帳,算清楚有多少可用償債來源支撐償還債務。因為財富創造能力是償債來源的基石,評級的標準就應該是,預測償債來源與財富創造能力的偏離程度,偏離越大,風險越大。用這種方法就可以正確判別和選擇評級。有了在信用經濟發展規律指導下的世界經濟治理方式的思維變革,就奠定了將正確評級納入世界經濟治理體系的思想基礎,就有條件把世界經濟治理的著眼點放在構建一個代表人類社會共同利益,能夠承擔世界評級責任的新型國際評級體系上來。

據瞭解,本次論壇由世界信用評級集團與大公國際信用評級集團聯合舉辦,論壇主題是“世界經濟與信用評級”。討論圍繞“信用評級對世界經濟的影響、一帶一路資本與評級聯通的新模式、第二次全球信用危機預測和中國信用體系建設對世界的意義”四個議題進行深度討論,從非傳統視角研討最具時代意義的前沿課題。

    世界信用評級集團(簡稱“世評集團”,UCRG)於2013年6月在香港正式成立並召開世界首屆“改革國際評級體系論壇”。世評集團的成立向全球提供每一個債務經濟體的信用風險資訊,承擔起世界評級責任。